您现在的位置:富宁政协网>> 2019-05-24 23:58:38
您现在的位置:富宁政协网>> 文化长廊>> 富州烽火>> 富州烽火(上)>>正文内容

7、恒村战斗捷报传

 

 

7、恒村战斗捷报传

   

    谷留会议后,边区党委决定:由刘家华、张福兴率领九弄赤卫队留守谷留指挥部,何尚之率大部红军深入七村,发动群众,打击敌方土豪劣绅,贪官污吏。

 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底,何尚之一行经者利到七村旧寨。住了几天,然后到架街镇压了架街乡长陶炳熙和两个收税人。之后,打开陶炳熙的粮仓,把粮食分给群众。接着,红军又马不停蹄地杀向板仑的龙迈,准备清算龙迈李生寿乡长。可是,狡猾的李生寿却溜掉了,红军只缴得几支老毛瑟枪和一些财物,即由原路返回七村。途中,在毕街抓到三个敌探,当即就地处决了。这时,九弄来人通知:“广富守备军何彩部已到谷拉,正向恒村扑来,请立即赶回九弄,准备迎战来犯之敌”。

得到消息后,何尚之率红军迅速抵达九弄的弄劳。稍稍休息,即外出察看地形。九弄山势十分险要,石山多土山少。何彩部怕进石山,把他的指挥部设在一座较高的土山上。我军则占据石山的有利地形。敌我双方一边是石山,一边是土山,中间有一条很大的深沟把土山截然分开。当时,红军战士斗志十分旺盛,留守谷留指挥部的赤卫队队员和其他村寨的赤卫队员也互相串联,集中了三百多人到弄劳,积极要求参展。队员都自带猎枪,有的妇女也跟着来,给部队烧火煮饭。群众还杀猪来慰劳部队,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在吃饭中,还互相鼓励:“吃啊,吃饱了好好打仗,打胜仗,多杀敌人来感谢群众的支持”。吃过晚饭后,何尚之分别召开了部队、赤卫队和群众战前动员大会,作了周密的布置:即由红军的手枪队和两个步枪排主攻敌指挥所,另两个步枪排各攻敌阵地两侧的前哨和游动哨。赤卫队把守岩仇、岩那两个Y口,绝不能让敌人跑掉一个。

凌晨,雄鸡开始报晓,队伍从弄劳出发,飞速向恒村靠拢,抢占有利地带。当时,天空没有半点星光,一片漆黑,影绰可见的山峦,似是一个个庞然大物,仆伏不动。队伍利用地形地物摸索前进,一路上谁也不吭声,只有远处偶尔传来村寨的几声狗吠。红军、赤卫队员高一脚低一脚,踏着九弄的羊肠小道,一步步逼近敌人驻地—恒村。经侦察员报告:敌人指挥部设在岩登山上。红军先头部队即决定先收拾敌岗哨,然后再攻入其指挥部,不料刚接近敌岗哨时,却被两个巡逻兵发现了,他们刚喊出“口令”二字,立刻被红军一梭子弹结束了性命。紧接着,红军的手枪队和步枪队乘势一齐冲上岩登山,直向敌指挥所猛冲,敌指挥所里的“烟兵”听见枪响,从梦中惊醒,狼狈不堪地抓枪胡乱还击,又被红军的长短强枪一阵猛烈扫射,当场撩倒了数十人,其余的只顾夺路逃命。红军冲进指挥所后发现,这哪象个作战所?简直象个“大烟馆”,大部份床铺都摆着烟枪、烟灯,有一盏还燃着豆大火焰。这时,我们才想起人民说的何彩部队,人人都是“双枪”兵的由来,原来就是一支步枪,一杆烟枪而已。

何彩部队都是一些乌合之众,不经打,当战斗打响后,驻在恒村之敌,听到岩登山上枪响,也不敢出来支援,指挥所的敌人撤到恒村时,他们已先夹着尾巴跑了。红军、赤卫队趁势穷追不舍,从恒村追过那坡、百安等村寨,一直追到谷拉河边,敌人四处逃散,溃不成军。有的掉进谷拉河里被河水淹死,有的遭赤卫队埋伏,被土枪土炮打死打伤,有的敌人犹如惊弓之鸟,一听到有响声,也不看看是人还是牲畜,丢下枪只顾逃命。当天空发白微亮时,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高高兴兴地返回弄劳驻地。沿途中,随处可见到敌人的尸体和丢弃的枪支弹药,群众也拾得好多枪支交给红军部队,但这些枪支,大部份都是旧的。为了进一步扩大工农武装力量,部队当即把这批武器发给赤卫队。

恒村战斗,何彩没有来,由他的一个副司令来指挥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他的部队遭到了如此惨重失败,伤亡至少有一、二百人。还失去了一批枪支弹药和物资,其中还有条大白狗。此次战斗,红军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,采取“夜间偷袭,引狼出窝,设下埋伏、四处出击”等战术,仗打得很顺利,在富州地区震动很大,皈朝、者桑、剥隘、板仑以及富州边沿的广南县,广西的镇边(今那坡县)都受到了影响。何彩部队的失败,给国民党反动派一次沉重的打击。是围剿和反围剿的第一次较量,以红军的胜利,敌人的惨败而告终。

 



政协富宁县委员会 Copyright © 2009 - 2018
地址:云南省富宁县普厅南路6号
邮编:663400
电话(传):0876-6122465
滇ICP备09013039号
警备53262802000111号
承办:富宁县政协办公室
建站技术:政协IT团队